中華民國客家委員會全球資訊網

熱搜關鍵字: 客語認證| 客語檢定| 薪傳師| 進階搜尋

客家論文導讀

評〈台灣客家李文古故事研究〉

評〈台灣客家李文古故事研究〉
  • 評論者:
  • 論文名稱:
  • 作者: 吳餘鎬
  • 校院系所: 國立中正大學中國文學系
  • 學位: 碩士
  • 學年度: 90
  • 關鍵字詞: 李文古,民間故事,客家

客家李文古故事傳入台灣後,經口耳相傳,拉攏複合,加油添醋,使得故事發展與情節也更趨完備,內容越發精彩。吳餘鎬〈台灣客家李文古故事研究〉一文(以下簡稱吳文)認為台灣客家李文古故事內容呈現出具體而微的客家文化縮影,因此非常具有研究價值。

吳文觀察李文古故事的發展結果,將李文古定位為所謂箭垛形人物。台灣的李文古故事除了包含原鄉形貌之外,更蘊涵在台灣傳播流衍後,客家先民來台開墾歷程中所塑造出來的獨特文化風貌。原鄉的李文古以文才及氣節著稱,其詼諧幽默實際上具有嚴肅的諷刺意味。來到台灣的李文古故事脫卻了原鄉異族爭鬥的時代悲劇,雖然依舊重視讀書的傳統,但已掃除了酸腐的八股文字遊戲,把故事和生活相結合,更把台灣本地的人文與地理緊密結合,蛻化成一個新的、在地的李文古故事(吳32-39)。

吳文認為李文古故事呈現台灣客家人在窮困節儉的物質生活中,重視夫婦、父子等人倫行為規範,同時彰顯了客家社會生活內涵中崇禮尚義、安樂豁達、追求功名、團結和諧等價值觀。吳文並且進一步從故事內容、人物性格、行騙動機及訴求的差異等角度,比較這一內涵與福佬類似的故事人物邱罔舍及白賊七之間的差異。關於這一比較,吳文的一般性結論是:邱罔舍是不學無術的紈褲子弟,李文古則為具有傳統文士學養的農家子弟,兩人雖然都以捉弄別人為樂,但前者仗勢欺人,作威作福,尋常百姓亦難逃災禍,後者則多以上階層人士為愚弄對象,對升斗小民較悲憫。至於白賊七雖非富貴人家,但是其行徑則一如邱罔舍。

李文古真的比邱、白二人高尚嗎?又如何解釋這種閩客民間故事人物的差異呢?吳文未及細察,僅引周作人《潮州七賢故事》序文的意見,將李文古、邱罔舍、白賊七視為台灣移民社會中,用以調劑辛苦拓墾生活的甘草人物後,便拋卻這十分耐人尋味的議題(吳52)。實際上,我們在吳文於桃竹苗地區所發現的「膨風七」故事中,赫然發現膨風七竟然害死自己的叔叔;而且在桃竹苗地區,所謂李文古、膨風三及膨風七也常常被視為同一個人(吳36-38)。既然如此,那麼我們又如何能夠過度美化李文古呢?

筆者以為吳文本身的論證可以解答自己的問題,關鍵即為所謂「箭垛形人物」這一概念。吳文認為李文古具有「顯文才,表機智,好諧謔,惡作劇」等多方面亦莊亦諧的行為,因此適合成為一個箭垛形人物,從而在不同的時代環境下,展現不同的面貌(吳25)。吳文係從「結果」處觀察箭垛形人物,強調這類人物的多元性;然而,如果我們轉從「歷程」理解箭垛形人物,我們將可以區劃出箭垛形人物在不同時代環境的面貌,然後看出其中的變遷過程。那麼我們將會看到李文古從不願仕清的諷刺文士,變成機智促狹的農家子,登上劇場後成為取樂庶眾的丑角,最後甚至成為膨風害人的頑劣子弟。

如此,則李文古與邱、白二人的差異就不是那麼明顯,而且是可以理解的;更重要的是,吳文遲至結論才提出的「台灣客家人矛盾的心理狀態」就顯得有些多餘。吳文把李文古在不同時代環境的詼諧幽默與玩世不恭兩種形象,誤置於一個假想的客家移民社會時空中,然後用所謂「現實主義」的移民心理,也就是既想以才智超越別人,又害怕破壞團結的矛盾心理,來解釋李文古的形象上亦正亦邪的矛盾。其實吳文所察覺的李文古矛盾,只是對箭垛形人物的歷程未經詳察的結果,那又何必歸因於台灣客家人的移民心理!

最後,吳文尚有兩點值得吾人注意,其一是關於民間文學,其一則為附錄中詳實的史料。吳文除了從社會文化內涵觀點分析李文古故事外,還以專章從民間文學的立場討論李文古故事。李文古故事裡呈現了大量的客家山歌、諺語、師傅話、四句、詩對、「令仔」及「拉翻歌」等,這一現象充分說明民間文學素材充實了民間故事的內容,使單純的情節敘述,變得豐富而有趣。此外,吳文中篇幅超過原文的附錄,保留作者所蒐集到的大量第一。

點閱次數:570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