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華民國客家委員會全球資訊網

熱搜關鍵字: 客語認證| 客語檢定| 薪傳師| 進階搜尋
關於客委會

文學介紹

客家文學界定

  • 張貼日期:2015-07-23

對於「客家文學」的界定方式看法不一,引述鍾肇政與羅肇錦先生的看法如下:

鍾肇政的客家文學論述,有幾項特色

第一、他把「客家文學」放在「客家運動」的大脈絡中論述,認為客家作家,他特別喜歡提到吳濁流,所發揮的硬頸精神,是客家精神的具體呈現。

第二、他對「客家文學」與「台灣文學」的位置關係,費神思考過。雖然他曾為到底是「客家台灣文學小(簡)論」與「台灣客家文學選」,有過反覆不定的不同思考。前者指的是,客家人作家從事台灣文學活動的討論,後者是台灣的客系作家的文學成果選本,要之,都是把「客家人」和「客家作家」「客家文學」放在「台灣」的屋頂下進行的思考,就是沒有確立「台灣客家文學」一詞。基本上,完全符合解嚴以後出現的「客家運動」的精神。

第三、「客家文學」的定義探討。他的「小論」(一九九三)和「簡論」(一九九五)都討論到「客家文學」的定義問題。「小論」說:「什麼是客家文學?/客家文學是什麼?/……近年來有一部份人主張用純『台語』寫的文學作品,不管運用的是原住民語或福佬語、客語,才是台灣文學。然則日治時代成於台灣作家手筆。運用日語寫成的作品,就不是台灣文學嗎?」。「簡論」則說:「『客家文學』一詞,倘欲加以嚴密界定,似頗不易。『客家人以客家語言寫客家的人與事』──這樣的說法應該是庶乎近之吧。」可是他又立即發現「客籍作家」很難下定義,有福佬客的問題,還有他沒有想到的,如葉石濤所提的,李喬是客福佬的問題。最大的矛盾還在「小論」裡,他原本從寬比照「台灣文學」「包括日文、中文、台語文作品」, 只要是「成於客家作家手筆的文學作品」,不論他們所驅用的語言。但顯然鍾肇政愈深入思考客家文學定義的問題,愈是把自己推向定義的泥淖無法自拔。

最後,他只好這樣做結論:「值得特殊一筆的是不論是否客家, 他們都能恪守作為一名台灣作家的本份,在一種嚴肅的使命感下努力創作,並嚴守不阿諛權勢、扮演台灣社會良心的建設者。尤其他們在發表園地被侷限,報酬菲薄等不利條件下,孜孜矻矻創作不輟,為創造屬於台灣人的文學而努力以赴。/『血淚的文學、掙扎的文學』的情形,至今仍在繼續,入了九○年代,更在舉國一片本土化聲中,台灣文學必需面臨文學語言本土化的重大課題。這一點無分福佬客家,乃至原住民文學亦莫不然。各種本土語言之能否文學化,需否文學化,目前尚在探索、實驗當中。」

鍾肇政把「客家文學」的問題焦點放在「語言」的單一目標上,略過族群文化特性,是容易理解的,因為他是創作者,創作者只要忠於事實,忠於自己,沒有意識型態的問題。不過,從定義看,「客家文學」不去面對族群其他的文化特質,於「台灣客家文學」的確立,並未能解決主要問題。

研究語言學的羅肇錦,也思考過<何謂客家文學?> ,根據「情感的根源」和「思維的工具」兩項原則去剖析文學,得到的結論是:「今天,在台灣這塊土地上,所使用的語言有山地語、客家語、閩南語、國語,不管他用哪一種語言創作,只要他寫的是台灣這個大環境的所思所感,都是『台灣文學』。但是如果一個客家人,用客家話寫作(當然也是客家話思維),所寫的內涵,整個著眼在客家社會文化感情有關,那麼他的作品就是道地的『客家文學』了。其次,一個客家人,自然表達的語文形式是『國語』,但字裡行間可以看出是以客家話來思考,所寫又都是客家事物有關,那麼這類作品也應歸入客家文學。」。

鍾肇政的客家文學論述中,期待以「客語文學」時代的來臨,可能開啟台灣客家文學的新機運,固然是極具啟發性的見解,但客家文學絕不是直接等同客語文學。沒有了客家話,就沒有了客家人,但沒有客語文學卻存在著客家文學,則是不爭的事實。未來的台灣客家文學,恐怕還得寄望於精神返鄉之後,重建的客家社會與生活中。

點閱次數:2412